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江湖情仇外传

江湖情仇外传

江湖情仇外传

秋雷向远处的银凤看去。年来魂牵梦萦,他无法忘怀这个一度曾落在他手中的小姑娘,见面之下,他眼中出现了前所末有的奇光。
小姑娘年岁多在二八年华上下,正是十六七八一朵花的黄金年华,鹅蛋的小脸上红馥馥的,媚目中流光四射,笑起来颊旁的笑涡可令人心醉,媚得更令人受不了,一身水绿湖窄袖子春衫薄得可以,同色长裙迎凤飘飘,在薄薄春衫和细小的鸾带中,可看出她的身材确实若人喷火。
秋雷眼尖,首先看到美姑娘胸前,鼓鼓的右胸襟绣了一支银色小飞凤,他不由心中怦怦乱跳,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,眼前这位美姑娘,果然不愧称天下第一丽人。
乍见之下,她那温润如花瓣的肌肤,那清澈如深潭般明亮的大眼睛,那诱人的弓形小嘴,那令人泛起绮念的动人胴体,那令人永难忘怀的甜甜笑容。一切,一切,都令他翻腾、情不自禁。
「果然值得去争,不愧称江湖第一美少女,年余不见,她长得更美更丰盈了。我发誓,我必须得到她,既使刀剑加身,我也要把她弄到手。」他喃喃地说。
他的目光又转向婉君,心中又嘀咕:「我的天,这丫头是谁?她没有银凤秀气,但娇柔则过之,春兰秋菊,各擅其胜,小丫头,我也要定你了,有这两位姑娘俏妞在身边,我满足了,英雄美人乐何如之!」
别过银凤父女,秋雷满怀高兴,经过多日的狠拼,他感到倦意涌上心头,举目眺望快落下西山的红日,微笑着走了。到了下面的山沟。蓦地前面白影依稀,婉君姑娘的身影刚消失在一座树林内。
他心中狂喜,想不到银凤走了,这位白衣姑娘仍在山区逗留,凡是对他有怀疑的,他心须设法除去,人愈少愈好,何况这位白衣姑娘貌比花娇,与银凤同样美艳,更值得弄到手啦!他留心向四周打量,不错四野无人,附近山林中鸟声聒噪,倦鸟归林,不见人影。
他脚下加快,飞跃入林,妙极了,白衣姑娘在林的另一端掩住一株矮树后面向前探望,没发现他的到来。秋雷把握时机,抢进八尺,棋子脱手而飞,姑娘听到身后有异响,可是,已来不及了,三处相当重要的穴道已被击中,浑身一软,倚树而倒。还末着地,已被人已抱在怀中,一只大手掩住她的樱桃小口,想叫也叫不出来。
「哈哈,倾国倾城的婉君姑娘,果然是千载难逢的人间绝色,我秋雷能得此佳人,也是艳福不浅!」淫笑中,秋雷抱住小姑娘的娇体飞入林中。
杀心已退,色心又生,他想:「我不能在这时赶回安乐洒店,金神老匹夫可能在路上跟踪哩,我何不在这儿等侯天黑,天黑上路便不怕他了,且享受了这丫头再说。」
抱住小姑娘往柏树丛中一钻,在一处细草茵茵的绵地上将小姑娘放平,在姑娘身旁坐下,拍开姑娘的哑穴,脸上现出一丝淫笑对婉君说道:「姑娘芳名,我慕名已久,今日见着姑娘,我真是三生有幸、艳福不浅啊,哈!」
婉君心中暗暗叫苦,绝望的感觉慢慢爬上心头,「恶贼,你想干什幺?难道不怕天打雷轰吗?」
一手扣住婉君的脉门,秋雷口中淫笑道:「呵呵,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因为你太漂亮了,美丽的妞儿,谁见谁都想和她玩玩,正因为你太漂亮了,所以……美人儿,乖乖听我的话,包你受用不尽,欲死欲仙。」
婉君心头一阵眩晕,切齿道:「象你这种人简直猪狗不如,我不会让你得到的,你少做白日梦。」
秋雷一只手抚摸上她的胸部,一手去解她的裙带,淫笑道:「你可以仔细看看,白昼将近,黑夜将临,确似做梦的好时光了,丫头,你听着,你玉姿国色,美得叫人心动神摇,在泰山寺我第一眼就看上你了,更爱上你了,我飞龙不是好色之徒,但看上了漂亮的女人决不放过,我为怕你变卦,我不得不先和你鱼水合欢,造成事实,哈哈!」
话声末落,小姑娘的裙带已卸,上衣徐驰,单薄的胸围带子太脆弱了,一拉便断,胸围子一松,小姑娘酥胸半露,玉乳怒突,眼看春光外泄。
婉君急得要吐血,秋雷在她胸前双乳上蠢动的双手,惊得她魂飞天外,魄散九霄,这辈子她哪见过这种阵仗?
「住手,畜生,你……」她发狂地叫。
她感到秋雷的手不住颤抖,气息咻咻,可怕极了。手经过之处,她温润的肌肉不由自主的跳动,动得她心如火烙,羞得她真想一头栽下九层地狱。
「哈哈,你叫吧!你也许不知道,女人呼号在男人的眼中看来,那是无价之宝,快意极了。」
「嗤」的一声裂帛声,胸围子应手而开,婉君小姑娘的锦衣罗裙尽皆被划破,少女那粉嫩雪白的肌肤和小巧坚挺园润饱满的胸乳,立既裸露出来,凝脂般的酥胸暴露在月光下。
「好美呀,好美,真是个大美人!」秋雷喜形于色地淫笑道,手一伸向婉君的双峰抓去。
婉君又羞又愤又急又怒,暗叫一声「命也」便待嚼舌自尽。
秋雷早有防备,一手扣住她的牙关,气吁吁凶狠地说:「你听着,如果你想扫大爷的兴,明天太阳未出山之前你的裸尸将会挂在洛阳城中心的钟楼上!」
秋雷见婉君一时之间尚无性命大碍,当即放下心来,淫邪地笑道:「俏娘们,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,平日里柔情似水,任何男人见了也得脚酥手软,紧要关头却又性烈如火。不过,你遇见了我无敌金刚,又何比去死呢?我无敌金刚不仅武功无敌,就是那一方面,也同样是无敌的,就是昔年燕山七义中花蝴蝶张无忌,比起我来,也差得远啦!」
口中说着,抬臂一探,「嘤刺」一声,已将婉君姑娘的下体贴身衬裙撕开了,淫笑着抛到一边去。
刹那间,少女莹白如玉的肌肤呈现地他的眼前,白嫩细腻的大腿,少女胯下的黑茵茵的细草,以及婉君双腿之间那若隐若现的少女珠园玉润的玉门,犹如苍蝇见了血一样,秋雷一见少女健美丰润发肓成熟的玉体神情大是激动。
他一边伸手在婉君的娇体上下揉摸,一边说道:「你那个东西,我只是用一用,带你去欲仙欲死的极乐世界,又用不坏的,你何必那样小气吝啬,动不动就要寻死觅活的。」
「小飞哥哥……你快来……救我!」婉君喃喃地呻吟着。
「你的小飞哥哥恐怕早就被无畏金刚杀了,这里只有你的秋雷哥哥在救你,不但救你,而且还要……」秋雷阴阴地笑道。
秋雷这一下端得得意万分,昔年轰动江湖的双凤,他早就垂涎欲滴,不想今天落到了自己的手中,他差不多喜极欲狂,他看着地上的婉君少女那丰满成熟的胴体,不由大声狂笑起来,接着便搂住少女的娇躯。
婉君听到这刺耳的声音,睁开泪眼莹莹的双眸,见到秋雷脸上带着淫笑一只手正在她的前胸上揉摸着,婉君又羞又怒,心中一阵眩。此时秋雷的大手已掩上小姑娘丰盈怒挺的双乳,在上面搓揉玩弄着,另一只手已须势延着少女园润平坦的小腹向下探。
婉君绝望的闭紧丰盈成熟珠园玉润的双腿,想守住姑娘最后一道也是少女最神秘、神圣的牝门。但是,姑娘晚了。在曾玩弄过多少玉女嫩妇、贞烈女子的秋雷的大手的紧搓慢揉细捻中,那只手已诡秘须势地探进少女俏巧修长、雅洁丰盈的两腿之间。
姑娘的身材相当丰满,凹凸有致,秋雷气血上冲,他压在婉君的身上,一边揉摸着姑娘小巧挺实的乳房,一边一只手在小姑娘的丰盈双腿之间揉进捻探,挑逗着婉君姑娘的情欲。渐渐的婉君的抗拒停止了,少女隐秘、神圣的地带的肌肤已被他揉摸挑逗,她的心中信念已抬不起抵抗的源泉了。
婉君已是情窦初开,花蕊成熟,思春的青春少女了,虽然她现在是被他强迫的,但在花丛老手秋雷的极力挑逗下,她的神思慢慢地恍惚了,感到胯下花瓣内一股股热流正涌向全身,舒服极了。
她的小巧白嫩的乳房坚挺上翘了起来、乳头怒突、处女特有的玫瑰红乳晕在鼓胀的乳头旁四周扩散,胯下也已玉门珠润、爱液溢出,双腿渐渐张了开来,她不由呻吟出声。
此时,已忍耐不住的秋雷感到了少女的颤动,看到婉君这个烈女嫩妞终于被他挑起了情欲,可以尽情品尝婉君少女特有的韵味,不由兴奋起来,他伏在小姑娘的身上再蠕动中,用两腿分开了婉君少女那弹性丰盈的双腿,挺牦向少女双腿胯间那朵已含苞吐蕊的荷花瓣中樱唇插入。
婉君呻吟着挺身相抗,终后一点理智使她稍稍挣扎一下,但姑娘柔嫩的双唇已阻挡不住他又长又粗的阳牦的冲击,长牦已在姑娘双腿胯内急进急出,拔云撩雨了。婉君呻吟着、欲死不能欲活不能,只得任由秋雷尽情玩弄、奸淫自己。